v,cmav

很短,真的很短 然后Tommy/Gibson 无差

  当巡洋舰沉没,德国轰炸机撞向海面, Gibson依然奋力的堵着弹孔,直到Tommy对他大喊着让他弃船快跑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船舱里只剩下自己一个并且水已经漫到Gibson的胸膛。他刚想要跳起来去去抓梯子,却被剧烈的疼痛打断。该死的,他的腿突然抽筋了。Gibson摔进了海水,呛了一大口水,咸腥的海水涌入Gibson的肺部。这时水已经充满船舱,再没有空气了。
  Gibson拼命的向前游,拼命地去抓那个梯子,只要抓到那个铁制的梯子他就能活命,就差几厘米,眼看就要抓到的时候,他失手了。他看着自己离梯子越来越远,离闪着白光的出口越来越远。海中像是有一只大手,抓着这艘船连带着他坠入dunkrik冰冷的海水。海水充斥他的耳朵,咸涩的海水刺痛着他的眼睛,他已无力挣扎。
下沉,下沉。
  突然,世界没有了声音,一丝一毫的声音都没有了,不再有轰炸机划破天际的啸叫,不再有炮弹击中甲板发出的爆炸声,不再有士兵痛苦绝望的哀嚎,什么都没了。只有被冰冷海水包裹着的Gibson,他哭了,比海水温暖的多的泪水流了出来,和海水融为一体。
  他想到了自己的祖国,骄傲的法兰西三色旗一定还在空中飘扬。然后他想到了自己父母,他想念邻居家调皮的双胞胎,他想念法兰西的田园,他甚至想念田里牛粪的味道,他想回家。
  继续下沉。
  当最后一滴泪水流出去的时候,他想到的是Tommy还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名字,他还未曾跟他道别。他绝望的闭上眼睛,之后便是死寂的黑。

评论(2)

热度(11)